为建设漂亮中国夯实基础_新浪消息

发布日期:2021-05-11 22:50   来源:未知   阅读:

  原题目:为建设美丽中国夯实基础(绿色家园)

  本报记者 赵贝佳

  3月11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表决通过《中华国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调剂空虚中国特点社会主义事业总体布局和第二个百年斗争目的,增添建设生态文明和俏丽中国方面的内容,是本次宪法修正案中的一个凸起亮点。“贯彻新发展理念”“生态文明”“强盛民主文明协调漂亮的社会主义古代化强国”“推进构建人类运气共同体”等主要表述,被写入宪法(以下简称为“生态文明入宪”)。

  宪法的这些修改象征着什么?将给我们身边的生态环境带来哪些转变?本报记者近日专访了有关部门负责人和专家学者,为你带来威望解析。

  “生态文明入宪”,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在宪法中的详细体现

  增写“贯彻新发展理念”的要求;“推动物资文明、政治文明和精神文明协调发展”修改为“推动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社会文明、生态文明调和发展”;“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国家”修改为“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巨大振兴”;“国务院行使下列职权”中第六项“(六)领导和管理经济工作和城乡建设”修改为“(六)领导和管理经济工作和城乡建设、生态文明建设”;增写“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要求……

  有关部门负责人和专家学者表示,这些写入宪法的“生态文明”相关内容,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在宪法中的详细体现。五年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带领全党全国各族人民鼎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取得一系列重大理论和实践成果,这是“生态文明入宪”的理论和实践基础。

  生态环境部领导班子成员黄润秋对记者说:“人与天然的关联,是产业文明发展到后期全世界都在思考的问题。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一直晋升对做作规律和社会发展法则的认知,把生态文明建设纳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五位一体’总体布局,这是在国度发展理念上的重大历史性奔腾,是以习近平同道为中心的党中心率领全党全国各族人民摸索获得的重大实践结果,是习近平新时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维的重要组成局部。”

  黄润秋表现,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惟的迷信领导下,生态文明建设和生态环境保护取得明显成就。例如,原环保部已经组织15个省(市、区)规定了生态红线,15个省份有1/4的领土面积被红线“圈起来”,构成生态环境严格保护的空间;生态环境侵害抵偿轨制改造在全国试行,为落实生态环境保护责任、保护公共好处供给了制度保障;咱们找对了空气污染管理的门路,去年入冬以来蓝天显明增多;原环保部针对重点环境问题启动了7个专项举动,波及大气传染防治、黑臭水体整治、天然保护区监视检讨、打击“洋垃圾”等方面。

  “这些都是‘生态文明入宪’的理论和实践基础。”黄润秋说。

  体现了全党全国人民共批准志,为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制定了基本国家行动准则

  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驻会副主任吕忠梅表示,绿色发展理念日益深刻人心,也是“生态文明入宪”的基本。五年来,无论政府仍是企业,都把环保视为重要工作和职责。庶民的环保意识不断加强,踊跃介入环保运动。法治建设方面,五年来有18部与生态环境保护相干的法律制订或修改,力度前所未有;环保执法、司法敏捷发展完美,这些都使得“生态文明入宪”存在公道性和偶然性。

  “生态环境总体在改良,不仅是监测数据在好转,大家也有亲身领会。蓝天增多,河水变清,生物多样性保护受到器重,这都是生态环境保护的成果,是支持‘生态文明入宪’的实际基础。”吕忠梅说。

  吕忠梅认为,“生态文明”等相关内容写入宪法,体现了全党全国人民的共赞成志,为我国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制定了根本的国家行为准则。“依法执政首先是依宪执政,宪法作为总章程,增加了生态环境保护相关内容,使我国未来的生态文明建设得到了最高保障。”

  新通过的宪法修正案,增长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表述。这一理念为各国人民和衷共济完善全球治理、构建更加公平合理的国际秩序指明了方向。黄润秋认为,这是从全人类和平、发展的角度斟酌今后的发展方法,是站得更高、想得更远的创举。中国这多少年在环境治理方面的决议得到了全世界的普遍认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入宪,有利于将中国的生态环境保护教训分享出去,为人类探索解决寰球共同面临的环境等问题奉献中国计划和中国智慧。

  吕忠梅认为,增加了“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等生态文明相关表述的宪法,将国际上的可连续发展理念同中国的传统文明有机联合,展示了治国理政方略,体现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负、制度自信、文化自信。

  将进一步推动生态环境保护工作落实,推动有关法律法规完善

  修改后的宪法,将“国务院行使下列职权”中第六项“领导和管理经济工作和城乡建设”,修正为“领导和管理经济工作跟城乡建设、生态文化建设”。宪法修正案写入这一请求,赋予国务院引导和治理生态文明建设的职权,有利于严厉落实各级政府及其有关部分生态环境掩护“属地管理”“一岗双责”的义务,强化管发展必须管环保、管出产必须管环保、管行业必需管环保,落实生态环境维护责任制,构建政府为主导、企业为主体、社会组织和大众独特参加的环境管理系统。

  吕忠梅以为,这为政府承当生态环境保护职责提供了宪法根据,有利于生态文明建设的各项工作落实到政府组成部门,便于对生态环境实行同一监管、协同执法,改革从前各部门间不和谐、不联动的弊病,提升监管效力和效力。

  宪法是国家的根本大法。所有法律都应当以宪法为准则,依照宪法的精力和准则制定。新通过的宪法修正案为生态文明建设提供了辽阔的法制空间。吕忠梅表示:“将来,应完善社会主义法律体制,将生态环境立法作为独立的子系统。此外,应推进环境法的适度法典化,进行体系编辑。”

  吕忠梅说,我国现行的30多部与生态环境保护有关的法律,制定时光有先有后,存在内容碎片化、互相抵触等问题。固然阅历过小修小补,但重复率仍然很高,有的法律之间反复内容高达60%;在另一些范畴又存在空缺。这导致立法、修法本钱高,也使得法律的履行艰苦,给基层执法者实际工作带来很多不便。此外,这些法律过去由不同职能部门起草,因各部门的职责范畴、管理目标不同,导致制度间彼此抵触矛盾,执法时推诿扯皮,下降了执法效率。还有,资源与环境分立的破法模式也导致一系列问题,例如,对于水,有水法和水污染防治法两部法律。水法管水量,水污染防治法管水质,而水质水量必须统一管理才干解决水资源的保护问题。假如资源法只管开发应用,环保法只管污染治理,不可能真正解决污染问题。

  吕忠梅认为,针对这种情形,应尽快推进环保法律的适度法典化工作。之所以要“适度”,是由于生态环境问题庞杂多样,环境法典既不可能像民法典那样精致齐备,也不可能把与生态环境有关的所有内容都纳入一个法典。环境法典应该具备开放性,对必定规模内的环境保护综合事项提取“公因式”,同时为变更留下空间,不断吸纳新内容。

  “各类污染问题的本源在于分歧理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生态环境问题归根结底是发展方式和生涯方式问题。写入‘生态文明’相关内容的宪法在公家心中扎根,推动大家践行绿色发展理念,走绿色发展途径,这是治标办法。”黄润秋表示。

责任编纂:刘光博